Menu:


点击最多

  • 明年中国将着力做好六方面工
  • 布什很可能要选择不同的问候
  • 他一眼选中钱嘉仪
  • 有关部门要求
  • 女星梁洛施于上月底在旧金山
  • 寄存到彭墩富硒米业粮食仓储
  • 觉得自己的腿比较粗
  • 不得搜查消费者的身体及其携
  • 她认为:当前
  • 身边少了与泰德并肩的浪漫
  • 既要考虑公益捐赠的款项数额
  • 消费者对海尔价值观的认同
  • 推荐阅读

  • 觉得自己的腿比较粗
  • 身边少了与泰德并肩的浪漫
  • 明年中国将着力做好六方面工
  • 最低工资标准每两年至少调整
  • 该剧第三度被搬上荧屏
  • 开着这辆三厢qq车往家走
  • 女星梁洛施于上月底在旧金山
  • 他一眼选中钱嘉仪
  • 查询结果显示无此营运车辆
  • 起初投进去10万元
  • 预计一站式服务专窗于3月中
  • 但要想在该领域立足
  • 作为营销公司

    2016-12-16 06:30

    电影定档后,宣传团队的工作回归正轨。营销方北京蓝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潘国锋清楚,现在电影的主流观众群是90后年轻人,而《一个勺子》这类偏文艺、没有青春偶像的片子比较难吸引到这个人群。“这个电影的宣传特别难做。实际上我们是没有物料的,因为我们不太想太早就把剧照都曝出来,我们做海报也舍弃了以往用剧照设计的方式,想办法和年轻观众拉近距离距离,但即便这样做了,到底票房怎么样,都不好说。”于是在电影临近的宣传中,《一个勺子》团队做了不少“年轻化”的尝试,比如强化“荒诞冒险喜剧“的定位,创作萌哒哒的“勺子”系列漫画,拉近跟年轻群体的距离。

    金马载誉归来,《一个勺子》剧组和营销团队就开始给电影在内地的上映选档期了。营销方北京蓝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潘国锋回忆:“拿完奖之后是贺岁档了,这部电影肯定不太适合,就选到了5月1号,我觉得还不错。然后就开始做包装。我们当时就在想这部电影应该怎么来定位,我们是不太想定位成文艺片,那样就会小众了。其实这部片特别好玩,特别可乐,如果认真看片的话,它就是黑色幽默,当时给它的定位是荒诞冒险喜剧。”

    这是《一个勺子》面临的第一场危机公关。营销方北京蓝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潘国锋当时给制片人宋宪强提的建议是,“要勇敢担起这个责任。作为出品方有理由告知媒体想要得到的信息。我们只能疏,不能堵,把观点抛出来。”之后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一个勺子》在当晚以一则简短声明表态,“目前《一个勺子》出品方正组织团队探讨解决问题办法,也会立即和陈建斌导演见面深入沟通。”声明发出第二天,团队又开了次会议,召集了宋宪强、陈建斌、柯利明几位联合出品人和营销方北京蓝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潘国锋一块商讨对策。潘国锋记得那天陈建斌很早就到了,两人聊了起来,陈建斌聊起了出事的老朋友,说了很多两人一块上学的故事,怀念着那样的时光,能明显感受到陈建斌对老友的担心“他可咋办呐?”这一幕让潘国锋印象深刻,也给他带来了灵感。

    这几天,陈建斌居然开嗓唱歌了——为《一个勺子》的电影推广曲作词并演唱了一首《给那个谁的一首诗》,11月20日还在网易云音乐首发了他和羽泉一起演唱的电影主题曲《向雪祈祷》。对,就是那个在《甄嬛传》里饰演雍正的“皇上”、去年从演员华丽转型成为电影导演的陈建斌。陈建斌唱歌这件事给大家带来的惊喜感,极容易让人想起去年他带着《一个勺子》入围金马奖五个项提名,最终拿下了“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新导演”。

    深圳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增至31个 观澜河被除名中秋国庆热门航线涨300% 错峰出行提前购票明智之选深圳新能源公交的士4000辆 新能源公交网络初步形成深圳公示11个低碳试点示范项目 合格者最高可获500万日均进驻企业超200家 前海gdp今年预计突破千亿元

    而由于电影宣传战线的拉长,直接导致预算的紧俏,从那时到现在,蓝钻文化ceo潘国锋和团队都在抓耳挠腮天天想着怎么给电影搞点免费资源。比如今年金鸡奖的颁奖礼,潘国锋预感到拿奖的可能性颇大,于是提前找了设计师做了一个衬衫,并在衬衫上印上了”11月20日,《一个勺子》全国上映”的字样,让制片人宋宪强穿上了,由他陪同陈建斌上台领奖,为电影打了一个免费广告。陈建斌对电影的付出,宋宪强是看在眼里。他说起了11月12日晚在北京举行的《007》首映礼,当天,陈建斌作为唯一受邀的国内男星亮相世贸天阶的露天红毯。宋制片回忆:“陈老师让我又刮目相看了一回。因为原本首映礼主办方是不想邀请任何中国电影人和剧组的,但后来人家认为陈建斌本人跟导演和主演克雷格都有相似的经历——从演话剧到演电视剧再到演大电影。对陈老师来讲,这是去人家的发布会,宣传自己的电影,以他以往的性格来说是很难做到的。但他那天非常坦然地接受了。那天是在世贸天阶的外面,非常冷,他在那儿呆了将近两个小时。他没穿厚衣服,因为之前不知道是在室外的,冻得厉害,但他一点都没有抱怨。”

    当天,拥有25年情谊的陈建斌和王学兵在台上互相调侃,王学兵笑说老朋友过年没给过他红包还欠下片酬,陈建斌回答:“我们俩是这样,我的电影他来演,但他马上自己也要拍电影,我准备去给他演,也没有片酬,一个电话我就得去。”整场发布会办得热热闹闹,业界对这部看似小众却有两座金马在身的片子是有不小的期待。但这个热闹劲儿持续没几天,就因为一件事消散了。

    《一个勺子》终于上映了。宋宪强总结这一路,既期待电影公映又有点不舍,像是看着孩子出嫁的感觉。比起一年前金马放映的版本,内地公映的版本删减了9分半钟,其中包括王学兵的戏份,从最初将近105分钟的版本变成了如今的90多分钟。在电影宣布延期上映时,陈建斌就曾透露,不是没有考虑过像其他有相同状况的电影一样做“重拍”的处理,但尝试执行之后发现特别不合适。他坦言,这是为电影上映必须而作的修改,但他也说:“到现在,我可以比较理性地去看待它。我觉得可以拿掉一些戏,而且不影响完整性,甚至可能比原来的节奏更好。”

    2014年10月1日,第51届金马奖公布入围名单,包揽了五项提名的电影《一个勺子》和独占项四提名的陈建斌,惊到了大家。也是从那时开始,许多人才发现“皇上”陈建斌已经不声不响写了剧本、导了电影、拍出一部看起来很厉害的电影。好奇的人当即上网去搜索这部电影,却发现只有简单的剧情介绍:讲述一位西北淳朴农民救助一个流落街头弱智“勺子”的故事。大家还学了一句新疆方言——“勺子”就是傻子的意思。南都记者去年在金马颁奖礼前夕问过陈建斌本人,片子为何如此低调。他当时说:“就只有电影频道的人来探过班,其实当时我还很不喜欢,不喜欢被打扰,在拍摄过程中就希望专心拍摄。我要求我的现场不能有任何外在因素打扰。各种原因吧,就没有任何(宣传)。”

    深圳两位"小鲜肉"入选殿堂级国际音乐学府献艺音乐厅马兴瑞:突出深港合作 推动自贸片区建设取得新成效许勤主持市政府会议 深圳推动政府职能作风"双转变"到会展中心喝杯"总理咖啡" 第四届慈展会谋划"蝶变"突发:罗湖都市名园c栋13楼突发大火 暂无发现伤亡人员

    2014年11月20日晚,《一个勺子》在金马影展上做了仅有的一场放映。大会安排陈建斌和女主演——即他的妻子蒋勤勤在映后做一个简短的见面会。快要结束放映前,两人在影厅外候场,陈建斌听到里面想起“哈哈哈”的笑声,他用疑惑的语气问工作人员:“这是我的电影吗?”放映结束,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陈建斌携妻子出现了,那是他第一次正式以导演的身份亮相,“心情非常激动。”

    事实上,此时陈建斌已经开始了个人第二部导演作品的剧本创作,他说《一个勺子》上映前应有的紧张感都已经被“时间”消磨光了,“我觉得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事情够迅速呢,你就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和空间去为它担心忐忑,现在就是时间拖得特别长,有点特殊的原因嘛,所以我就为它……这个弦绷的时间太长了,绷得我都觉得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期许。” 他说唯一能够期许的就是尽快得到观众的反馈。

    在等待期间也是有一两件好事的。譬如今年8月,电影入围了金鸡百花三项提名。2015年金鸡百花奖定在9月举行。9月是个幸运的月份,《一个勺子》终于等到了可以上映的消息,还摘下了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宣传重新启动,营销方蓝钻文化ceo潘国锋和团队首先想到的是,借金鸡奖的举行为电影办一场发布会。对搞营销的他们来说,一场新闻发布会通常需要定一个宣传语(slogan),回到《一个勺子》的宣传,他们仅用两天就想到了——“百转千回,终见曙光”。《一个勺子》发布会顺利举行,当天他们还在现场特设了“破冰环节”,公布新的档期11月20日。《一个勺子》“曙光”初露。

    事发后的3月13日,《一个勺子》片方发布了“人生无奈,学好归来”的海报。“学好”是王学兵的微博名。这张海报一边正视事件,一边也对涉事的王学兵表达良好的心愿。从创意概念到制作出炉,这只是花了一天的时间。外界盛赞这一周全的应对。而为《一个勺子》付出最多心力的陈建斌也没有躲避媒体的采访,他坦言:“电影都很难编出这样的情节,感觉整个人是彻底傻掉了。”

    营销方北京蓝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潘国锋记得事发当天,他吃饭刷手机的时候,突然看到这条新闻的推送。他当时愣了愣,心里琢磨:真的假的?他迅速搜索了几家主流新闻网站,然后他就不得不相信了。“我当时觉得,作为营销公司,我应该立刻陪在制片人身边。我觉得他的压力应该是最大的,包括导演。我立马就从餐馆跑到出品公司,因为我们公司正好跟他们公司挨着。见面之后我们一起想主意。”听到坏消息的宋宪强第一时间也懵了,他形容那一刻的感觉“像是从天堂坠入了低谷”:“后面得知不能上映了,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内部的紧急会议立马是要召开了,在当中担任重职的陈建斌当然最好要在,但那天他并没有出现。宋宪强回忆:“那天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天。他自己真的是有点懵了,毕竟这个事情太突然了。”

    2015年3月9日,王学兵出事了。警方公布,他因涉毒被北京警方抓获。这一消息于3月10日被媒体广泛报道。鉴于广电总局2014年9月颁发的“封杀劣迹艺人”通知——明确规定有吸毒、嫖娼等劣迹行为的艺人所参与的电影、电视节目、网络剧、微电影需要做出停播处理,王学兵有重要戏份的《一个勺子》命运堪忧。而这距离其宣布定档只不过才一周的时间。

    转眼间,这就一年了。11月20日前后,是一个蛮特别的节点。一年一度的台湾金马奖21日颁出,《一个勺子》这天在国内上映。若以去年在金马首秀作为起点,《一个勺子》这段旅程像是从起点回到了终点,画了一个完整的圆。只是,这过程兜转周折,耗时耗心力,以至于等到要上映这一天,为电影搬出十八般武艺的陈建斌反而有点懵了,“觉得有点不知所措了,这弦绷的时间太长,绷得我都不知该如何反应了。”何出此言?听听身兼导演、编剧、演员和推广曲演唱者的陈建斌,《一个勺子》制片人宋宪强以及电影营销负责人、北京蓝钻文化ceo潘国锋对这一路的回顾,或许大家就懂了。

    2015年4月27日,《一个勺子》片方通过电影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延期上映公告,正式确认电影无法在“五一”如期上映。 由于电影上映日不明朗,加之电影宣传预算的问题,负责电影营销的北京蓝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潘国锋亦只能规劝制片人将所有宣传“停一停”。事实上,在那个4月,涉事的王学兵已经获释了,也逐渐在一些场合中露面。同样因为涉毒事件受影响的《小时代3》和《道士下山》都先后获准上映。潘国锋原本以为《一个勺子》六月就能上。宣传工作暂停,这干等的过程对于潘国锋来说颇为煎熬:“觉得特别耗心力,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从我个人来讲,有些别的项目来了,是接还是不接,我接的话这个电影又做不好。特别盼着赶紧上吧。”

    在该片的营销负责人北京蓝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潘国锋的印象里,接下《一个勺子》的项目宣传这件事就在金马首秀前不久,“大概是(2014年)11月1日就接了。因为金马奖要开始宣传,得安排提前看片之类。”第一次当导演就入围了五项提名,这是包括陈建斌在内的许多人都未曾想到的,潘国锋说这带给了团队很大的信心。紧接着的事情更出乎大家意料,《一个勺子》真的就抱回了两座大奖--为陈建斌赢得了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新导演奖。那一晚,陈建斌成了现场最受瞩目的人,他还凭借《军中乐园》“老张”这个角色拿下了最佳男配角。以电影制片人身份出席金马的宋宪强说,“拿到金马那一刻,在现场感觉整个人都沸腾了。”

    2015年3月3日,《一个勺子》在内地开了发布会,宣布定档劳动节。营销团队给这场发布会定下的创意是这样的:因为陈建斌在电影中叫“拉条子”,团队就给他和男配角王学兵策划了一个叫“勺子兄弟”的组合,他们把“筷子兄弟”成员王太利也请了过来,让“勺子”和“筷子”有个配合,中间还不忘让陈建斌夫妇做一些互动,比如让男方给女方喂吃新疆面食“拉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