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点击最多

  • 真正成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
  • 要求马方以认真负责的态度尽
  • 似乎有理
  • 查明行凶滋事者竟是建始县公
  • 华中师大汉口分校
  • 混淆视听
  • 推荐阅读

  • 查明行凶滋事者竟是建始县公
  • 华中师大汉口分校
  • 混淆视听
  • 真正成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
  • 要求马方以认真负责的态度尽
  • 似乎有理
  • 混淆视听

    2016-11-08 06:23

    其一,高高在上,老子天下第一。自以为控制着版面、时段的大权,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哪里还管受众的需求与感受。在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取舍上,往往更看重前者。的确,媒体的生存离不开广告,但广告在版面和时段中究竟应占多大的比例,是要把握好“度”的。显然,报纸也好,广播、电视乃至网络也罢,受众最感兴趣的还是其新闻和具体的富有启蒙与教化意义的科学内容。而眼下,一些传媒却往往见钱眼开,只要有广告,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冲掉新闻、挤掉节目;谁能出大价钱,就看谁的眼色行事。

    当然,《读者》也是很讲究市场运作的。“没有商业化运作,它也不能发展壮大。”彭长城说。只不过,商业化运作是摆在第二位的。

    所谓公平正义,是指要构建一个公平发展的社会体系。它表现为人们收入分配的公平、经济生活中地位的公平、机会的公平以及整个社会规则和机制的公平。

    传媒的价值取向,是建立在受众本位思想基础上的。受众本位,是指大众传播媒介在信息传播活动中,以受众为中心,以最大程度地维护受众的根本利益为出发点,满足受众获取信息的需要。

    除认识价值外,传媒还具有审美价值——求美。求美,是同求真、求善相关联的又一种精神需求。在改造世界的实践中,人们在遵循和利用客观规律的同时,还把自身的内在尺度运用到对象上去,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把主体的审美观念包括审美趣味、审美标准、审美理想等等物化到对象上,即按照审美的规律来创造。

    其三,刻意包装,肆意炒作。一类是蓄意捏造,耸人听闻;再一类是添油加醋,大抖各种莫须有的猛料;还有一种是短话长说,又长又臭,主题重复,连篇累牍,几百字、几分钟能说清楚的问题,偏要占去几千字、几十分钟的版面与时段,全然不顾受众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接受不接受。

    正因为如此,就单个媒体而言,其价值取向不仅是它进行话语表达的时代呼唤,也是其能够在媒体的丛林中占得一席之地的内在需要。

    在中国期刊方阵中傲视群雄的《南风窗》,要“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新闻杂志。”凭什么?凭的就是责任、理性和良知。 据慧聪媒体研究中心等国内外6大调查公司所公布的2004年度最新的调查报告:《南风窗》的发行量、转载率、传播率、引用率均以高比率数据成为全国同类杂志的排行第一。该杂志社社长陈中在谈到其价值取向时说,他们20年来所坚持的“是严肃的新闻理念,敏锐而深刻的新闻价值探索与判断,强调建设性与分寸感的务实的新闻操作”。

    所谓安定有序,就是要建立及维护良好的社会组织机制、社会管理格局和社会秩序。全社会安定团结,全体人民安居乐业。

    在历史与现实的宏大叙事中,传媒对历史细节与价值观念的记录,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军。

    人民怎样才能很好地监督政府呢?首先必须拥有知情权。众多事例足以证明,公民知情权的缺失就会导致人民和政府之间的相互不信任,相互猜疑,混淆视听,严重的会导致谣言四起,扰乱社会秩序,对政府来说,则给自己的工作和决策带来被动,带来巨大的压力。

    有识之士说:未来传媒的竞争是价值观的竞争。我信!

    任何一个媒体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去,必须有内容。这个内容就是思想。彭长城说,“没有思想,是走不远的。”《读者》的思想就是“真、善、美”。在一些人看来,它的主题似乎并不宏大,它的内容并不那么标新立异和石破天惊,为什么会在一些文摘类期刊纷纷走下坡路的时候,它却能一路高歌呢?奥妙恰恰就在于,“真、善、美”是人类普遍而永恒的价值。正是这种坚定不移的追求,才使《读者》的味道总是那么纯正,让读者百读不厌。

    在中国社会大转型,改革开放大跃进的历史时期,媒体的价值取向毫无疑问应该与我们国家的价值取向相一致。当今中国社会的价值取向就是构建和谐社会。

    因此,我们首先必须明了,面对受众,媒体所刊播的内容有什么认识价值?或者说,这种认识价值是否满足了受众的需求?在受众的需求中,知情权无疑是受众最基本的一个需求,舍此就甭谈其它需求。事实上,知情权本身就是民主法制、公平正义的题中应有之义——社会公众(即公民和法人等)有知悉、获取社会资讯、公共信息的权利和自由。不少国家对这种知情权以法律形式加以确立。在我国,公民享有知情权也是有宪法保障的。我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编辑:徐蟾桂)\0#13#10

    所谓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就是要尊重自然,保护环境。通过发展循环经济,建设节约型社会等,从而使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生态又能得到良好保护。

    求真,就是要追求真理。人们要在社会实践中有效地改造世界,就要求取得对整个世界,包括自然、社会以及人自身的真切了解,把握实践对象的内在本质和规律性。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通过实践基础上的认识活动来实现。媒体有义务也有责任把真实的情况告诉给读者。新闻是对社会、自然的一种客观记录、求证的过程,也就是一种求真的过程。求真势必会遇到艰难险阻,甚至会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很难想象,一个不敢正视现实、一个回避纷繁复杂的社会矛盾、一个以虚假的数据和言词粉饰太平的媒体,会得到受众的青睐。相反,只有那些敢于以俯仰天地的境界坚守人间正义、敢于以悲天悯人的情怀揭示事件真相、敢于以建设性的姿态深刻探讨社会问题的媒体,才会越来越多地占据传媒市场的份额。

    限于篇幅,恕不一一列举。

    胡锦涛同志从六个方面对和谐社会的主要内容进行了概括,即: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现实中,我们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少数单位和部门的负责人,出于种种见不得人的目的,对一些已发生的事件不是通过媒体让受众及时知晓真相,而是拼命捂盖子,让媒体和受众如坠云里雾里。这些人以高压、恐吓、威胁、利诱等手段,设置重重障碍,使媒体无法掌握第一手材料,不能客观公正地对事件进行及时报道。比如,广西南丹矿难、山西繁峙矿难等,就是明证。这无疑是对公民知情权的一种公开践踏。

    一个对受众负责任的媒体,是应该而且可以远离炒作、远离商业化侵蚀的。学者朱学东在分析《南风窗》成功原因时就谈到:它避免了一种偏激,没有为了制造“轰动效应”、“吸引眼球”而失去分寸感;它在商业化的侵蚀面前,坚守了自己的宗旨、理念与责任。

    作为媒体自身,尽可能多地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尽可能多地给予公众以认识价值的享受,就必须在真与善的追求上用足功夫。

    其四,文字表达过于“八股”、粗放、生硬,千篇一律,对新闻主题的挖掘过于表面化,缺少个性、文采与灵气。至于说从文化的层面对事件背后所隐含的终极价值进行开掘,就更是做得不够。可喜的是,这些年来,有关媒体在这方面不断地进行着有益尝试。获第十四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的评论《微笑,并保持微笑》一文,语言风格轻松含蓄,充满散文气息,与抗击“非典”的内容相得益彰,大大增强了评论类文体的可读性与感染力。同样是本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千里风沙小站行》也令人眼睛一亮。这组系列报道,以简洁的文字,透过一种生动、朴拙的描述,让受众能感受到作品的一种“原生态”魅力。

    作为媒体,在内容的取舍、版面与时段的安排、体裁的设计以及语言文字的讲究上,都应该考虑到受众的审美需求。当前,一些媒体在这方面做得并不那么尽如人意,具体而言,有以下一些问题:

    王才忠(湖北日报理论评论部 430077)

    当然,我们强调知情权,并不是说涉及到国家安全以及有关保密的事情也非要让公众知道不可。只是,我们必须通过建章立制等手段,在保证国家机密、国家安全和满足公民知情权之间取得一种恰当的平衡。

    所谓民主法治,就要保证人民当家作主,要尊重人民群众的独立人格和民主权利,尊重并维护公众的社会知情权、社会参与权、意志表达权及民主监督权,在民主得到充分发扬的基础上,使社会各方面积极因素得到广泛调动。

    正如专家所言,构建和谐社会,是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在社会建设层面合乎逻辑地展开。它拓展了新的历史阶段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总体格局的科学内涵;是在把握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新变化的基础上,为适应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和文化多样化而提出的新型社会治理模式。

    一个时时刻刻为受众着想、把受众放在第一位的媒体,是注定要得到受众的拥戴,并最终会占有较大市场份额的。

    求善,就是使人的行为符合一定的道德原则和规范,有着十分鲜明的社会功利倾向。道德是人类社会生活中所特有的,由一定历史时代经济关系决定的,以善恶标准进行评价的,通过社会的舆论、习俗、传统、教育和个人内心信念等维系的,调整人们相互关系以及个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行为原则和规范的总和。在相当意义上讲,人类的道德原则具有普适性和永恒性,比如诚信,在任何时代都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然而,善的生成与养育并非一劳永逸,它需要良好的社会土壤与环境。作为舆论中坚的媒体,是社会的心灵与良知,在扬善惩恶、褒美抑丑方面,可谓责无旁贷。对于假、丑、恶的东西,如果我们不是拍案而起、当头棒喝,而是听之任之,让其蔓延泛滥,我们的内心就得不到安宁,受众就会抛弃我们,历史也不会原谅我们。

    所谓诚信友爱,就是着眼于信用制度建设。一个假冒伪劣充斥的社会,是不可能建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大厦的。全社会要诚实守信,全体人民要平等友爱、融洽相处。

    知情权是公民实现其他民主权利的基础。温家宝总理在十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只有人民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懈怠。

    上述构建和谐社会的六个方面内容,其实都是围绕一个“人”字展开的。换言之,和谐社会是以 “人”为前提的一种社会文明模式。而人又是须臾不能没有文化的洗礼的。和谐文化是构建和谐社会的精神基础。传媒属于文化的范畴,它的价值取向如何,不仅直接影响到它本身的存亡得失,也直接关涉到建设和谐社会的某种生态。

    所谓充满活力,就是要调动全体人民的积极性,努力营造一种鼓励人们干事业、支持人们干事业的良好氛围,让活力竞相迸发,让社会财富充分涌流。

    《读者》杂志的期发数已突破900万册,成为中国期刊界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它成功的秘诀在哪里?用该刊主编彭长城的话说,《读者》就是要做转型期中国人的心灵读本。它的价值取向是:第一,能真正反映时代变迁,记录时代发展历程;第二,能对社会产生一种积极影响,这种影响不仅仅局限于政治、经济,更拥有对人类终极关怀的人文的东西。

    其二,在新闻价值的判断上,不求甚解,生吞活剥,误导受众。比如,构建和谐社会,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利益关系的调整。因为,贫富差距拉大已是当前一个不争的事实,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已威胁到社会的安全与稳定。在这种情势下,我们理应多从社会调节机制和公平合理的制度安排的视角去寻求对策,去抚慰受众的情绪。相反,如果是以一种“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姿态,居高临下地一味对贫困群体横加指责,诸如“观念落后有仇富情绪啦”、 “没有进取精神一味地等靠要啦”等等,这显然不合时宜,既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也不能满足受众对和谐社会的审美需求。

    价值的内涵十分丰富。这里所说的价值,专指“积极作用”。媒体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价值定位也越来越重要。谁的价值定位准,谁就能拥有未来和更多的受众。

    如果以和谐社会的内涵来度量,并结合学者们的研究,目前公民知情权的内容可以概括为:政治知情权,即社会公众依法享有了解知悉国家政治事务及其活动的权利;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依法向社会公众公开其活动的义务。社会知情权,即社会公众有权知悉社会所发生的、他所感兴趣的问题和情况,并有权进一步了解社会的发展和变化,比如社会治安情况、收入差距情况等。自我知情权,即社会公众有知悉掌握有关自己或与自己密切联系的“知”方面的情况的权利,如公民的出生概况、健康状况、居住环境状况、食品安全状况等。

    传媒是社会生态链条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唯有将“责任”二字高悬于头顶,唯有真正将受众装于心中,我们才能在媒介价值的取向与开掘上有所作为。